选择城市 [切换站点]
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丝路头条  >  财经  >  上市首日市值破千亿,85后创始人身家超300亿,“AI芯片第一股”凭什么
上市首日市值破千亿,85后创始人身家超300亿,“AI芯片第一股”凭什么
2020年07月23日 13:02   浏览:4328   来源:李娜

从50亿天使估值迈向1000亿市值,“AI芯片”第一股诞生。投资人揭秘寒武纪:第一天,他们就想好了一切。


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刘哲铭   采访|王雷生 李碧雯

编辑|李薇

头图来源|被访者


沸沸扬扬的会议室忽然安静下来。元禾原点合伙人乐金鑫突然发问:“现在是30年前的英特尔摆在你面前,你们投还是不投?”


这是发生在3年前元禾原点内部讨论会的一幕。作为寒武纪最早的投资人之一,元禾原点投资寒武纪一年后,后者的估值便翻了十几倍,迅速成为了一家AI芯片领域的独角兽,几乎成为中国早期投资的新“神话”。喜悦的同时,是否继续跟投成为困扰元禾原点的重要问题。


不过,面对千亿市值的机会,没有投资人能拒绝。元禾原点内部达成一致:继续跟投!


2020年7月20日,一路陪跑寒武纪的投资人迎来回报。


资本宠儿寒武纪正式登陆科创板,顺应芯片的热情浪潮成为“AI芯片第一股”。上市首日开盘上涨290%,市值突破1000亿元。而就在四天前,中芯国际回A股并造就了另一个神话:开盘即大涨246%,市值突破6000亿元。


“一级市场的资源不足以再满足像寒武纪这样的企业的进一步发展了。它必须要从更大的市场获得腾挪的空间。”松禾资本合伙人袁宏伟坦言。寒武纪一路狂奔下来,不停歇的补给和输血成为共识。


寒武纪在回应首轮问询时,也毫不忌讳未来的“烧钱”计划:公司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~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。参照募投项目的研发投入,单款智能芯片及系统的研发投入约在6亿元左右。除了芯片研发本身,公司还将进一步加强IC工艺、芯片、硬件相关的公共组件技术和模块建设,未来3年计划投入资金3亿~4亿元;同时公司也将进一步加强跨芯片的基础系统软件公共平台建设,未来3年计划投入资金3亿~4亿元。


和过会当日一样,乐金鑫的微信炸开了锅,恭喜与祝福之多,宛若新年。作为早期投资人,乐金鑫同样清楚,科创板是国家给的福利,让这一类的公司能够喘息,能够有良好的营养补给,“其实,对寒武纪来说,任重而道远”。


的确,寒武纪依旧面临一系列质疑,如,告别华为后何去何从?持续亏损问题如何解决?技术实力是否有望支撑高估值?


“短期的估值我不担心,甚至短期的这种一二级市场倒挂我都不担心。”袁宏伟说道,“关键在于寒武纪能否在自己的领域保持领先地位,并且扎扎实实把整个领域做起来。如果芯片能做得跟英伟达一样,将来的市场不可限量。”


短期之内,这个关键问题很难有答案,特别是当一家公司选择沉默时。如果说造车新势力比的是谁更高调,在芯片领域,创业公司们暗中较劲的似乎是谁更低调。中科大少年班毕业的创始人陈天石、陈云霁两兄弟几乎不对外露面,寒武纪也被贴上了“神秘”标签。


乐金鑫是为数不多能拨开那层面纱的人。


从2015年结识两位创始人,到连续三轮跟投,乐金鑫熟知寒武纪的每一个重要决策节点。在他看来,寒武纪并不是投资撬动的,在确定做AI芯片之前,两位创始人已沿着这个方向碰了七八年。


“无论是发展节点,还是每一步排兵布阵,寒武纪都望见了要去的山头和要走的路。”乐金鑫总结。


第一天就想好了一切


乐金鑫犹豫片刻,冲回了会议室。楼下的出租车原本要在15分钟内,把他送到苏州火车站。另一边,陈云霁正匆匆收拾行李,即将赴往下一个行程。


“没聊透。”陈云霁带来的兴奋不已的大事,让乐金鑫决定改变行程。原本半小时的会面被延长至午饭后,乐金鑫惊讶地发现,从宏观环境到商业计划,这两兄弟已经想好了一切。


“他们不像我们以前看到那种院士创业者或者说学术创业者,曲高和寡,不懂商业。就算他们没做过商人,他们商业的敏感度让我认可这样一个团队。”乐金鑫这样回忆他与陈云霁的第一次见面。


与陈云霁、陈天石两人深深挂钩的是技术,他们曾主导研发了世界首款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原型芯片。陈云霁曾是8核龙芯3号的主架构师,他曾公开表示,“没有龙芯,就没有今天的我。”


但中国造芯,有自身的困境。


一位业内人士坦言:“就像龙芯3号,国家花这么大力气搞出来的芯片没人用,为什么?最后大家发现原因不是物理结构或者体系架构上面,而是这款芯片盖出来以后,没有在上面的生态。”


或许是对现实的清楚认知,寒武纪一开始就明确自身的业务方向,做的产品要能“用起来”。


“兄弟俩第一天放在我面前的整个商业计划就是先做云端,终端它只做IP。”乐金鑫回忆道,“从优先级上来说,那时候,云端服务器的芯片,巨头是看不上的。”


沿着这样的思路,寒武纪目前主营三大业务,分别是终端智能处理器IP、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和智能计算集群系统,三大业务分别对应的是手机、服务器和物联网产业。


即便如此,困难也很快来临。彼时的巨头,开始弯腰,拾掇地上的钢镚。寒武纪与华为分道扬镳的传言沸沸扬扬。


2017年9月,寒武纪搭上了华为这辆快车。当时,华为发布了“全球首个手机AI芯片”麒麟970,该芯片集成了来自寒武纪的寒武纪AI模块Cambrian 1A。据招股书显示,2017年和2018年,所有寒武纪收入均来自IP授权,华为分别贡献了98%和97%。可以说,华为支撑起了寒武纪的IP授权业务。


但好景不长,在短暂合作后,华为选择自行研发AI芯片模块,并很快交出成绩单。2020年上半年,寒武纪三大主营业务之一的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预计收入仅为500万元至550万元,预计同比下降约82.77%至84.33%,主要原因是预计从华为海思取得的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收入同比下降较大。


与狼共舞要早有准备。


一名业内人士谈到,从合作开始,华为自研AI芯片就并非意料之外。但摆在两兄弟面前的选择的确有限。该业内人士分析,毕竟,今天,在中国终端市场,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有华为这样的能力的合作伙伴。


该人士说道:“很佩服这两兄弟的格局。如果华为要自己干,剩下的华为的竞争对手,都会是寒武纪未来的合作伙伴。”


虽然寒武纪在回复报告中已经明确,短期内难以拓展一家在采购规模上足以替代华为的客户。但好消息也在不断传来,7月7日,寒武纪公布本次发行股票的战略配售名单,OPPO将战略投资寒武纪1.01亿元。


寒武纪是一家有野心的公司


在长达370页的招股书中,寒武纪营收的部分问题已经有了明确的阐述,甚至几项被写在了上市风险提示里,比如存在持续亏损、短时间无法盈利、IP业务无法持续发展等。即便如此,外界熟知的故事是,寒武纪由于特殊的中科系背景,背上“国字号”,一路来受到了各路资本追捧,其中包括中科算源、国投基金、招商银行等。


有接近寒武纪的人吐露,“中国需要一个这样的明星团队、明星产品,打造民族力量。上科创板,并非难事。”这也是为什么机构之间惺惺相惜的重要原因。但乐金鑫说,从天使轮开始,寒武纪是希望作出“不分国界”的产品。


寒武纪是一家有野心的公司。


2019年6月,寒武纪正式宣布推出云端AI芯片中文品牌“思元”、第二代云端AI芯片思元270(MLU270)及板卡产品。在以往的业务中,物联网还并非重点。“寒武纪的市场规模一旦沾上IoT的话,肯定比服务器的想象空间要大。”乐金鑫说,“从这一点上,你就可以看出寒武纪的野心。”


不仅如此,乐金鑫坦言,寒武纪最初如果要碰终端,只有死路一条。但如今走到上市以后,情况就有所不同。


野心膨胀的同时,投入也不断增多。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,寒武纪研发费用高达2986.19万元、24011.18万元及54304.54万元。不过,这也是技术类公司投入常态。


华为、阿里等巨头也开始大手笔投入芯片。面对日趋激烈的竞争,乐金鑫倒十分乐观,“对于创业型公司来说,确实生存环境会变得越来越恶劣。但是对于AI芯片本身的落地和它的商业价值上来看,是一个正向的信号。”


AI芯片正在从讲故事,迈向真正的落地。


对乐金鑫来说,至少有两点,让他格外放心这个团队。一是,两兄弟的默契分工,在寒武纪内部,陈天石擅长偏软的部分,即上层整个对于下游应用的开发环境和整个生态,而学术造诣略高的陈云霁头衔是首席科学家,避免了“既当裁判员,又当运动员”;二来,在这个行业里,寒武纪几乎能对投资人的预期按时交付。


过会当日,乐金鑫在其与寒武纪团队的小群里发了一句:“我们又往前走了一小步,但也真的只是一小步。”


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,乐金鑫也再次强调,把寒武纪比喻成“30年前的英特尔”,只是过于美好的愿景,“哥哥搞硬件,弟弟本身搞软件,当我第一天跟他们聊的时候,大家已经充分认知到这件事到底有多难。”


头条号
李娜
介绍
丝路网资深小编一枚
推荐头条